长沙市航空运动协会   CASA
 
收藏本站
设为首页 | 收藏本站

越野后的故事--谈虎色变的麻风村

 
文章附图

        22年9月16日12点汝城滑翔伞基地拿到1936米高度飞出以后,中午被静息期气流关在了丛山峻岭之中,往山沟里一块有房的空地,错落着几排房子,空中看到有人在附近活动,便选择了一块空地降了下去。


       看上去是平整的草地,结果降下来是齐膝深的野草,走动两步,水已经淹着鞋面进来了。脑袋里马上唤醒之前学习过的沼泽自救知识,连忙脚不停歇的往干草多的地方快速移动,还好每次下沉只淹没到脚踝,往前是200米的湿地区(后来何医生说这一片平地是几十年前的农田,现在没有劳力已经荒芜),往左是70米外可以到路边,而2米高的野草与灌木区,对未知的恐惧就是良好的劝退剂,利害两权后还是快速的穿过湿地区,上到路边。这几分钟脑子想的是蛇虫蚂蝗统统散退。


       空中已经明确了人烟的方向,顺着路往前100米就看到了2排平房,一个个单间还以为是个林场宿舍。刚准备收伞具,一位40多的大哥,右眼看上去已失明很久,面部也被疾病侵袭得有点轮廓欠清晰了,后颈部横定顶着一个500ml矿泉水瓶大小的肿块,右手已经只剩2只手指。斜背着几十个苞米迎面走来。


       对话中,大哥因病语音稍有含混不清,但是仔细听依然能辨别:

       “大哥好,附近谁家有摩托车么?”

       “何医生有,在右边”

       “您有何医生电话么?”

       “没有”

       “村里谁有电话么?”

       “左边那条路,”


       两排20来间平房里大部分锁着门,偶尔有的门半虚掩着,看上去是一个甚是寂寥的村落。想想还是往右走,毕竟手机不能带我出村。一边走一边打量一米多宽的泥石村道。三岔口旁一个蓝色警示牌--疫情防控,严禁进出;落款是:汝城皮防所。


       深山老林?皮肤病防治所?结合刚看到的老哥,不由得心里一紧,不是书本上说的麻风病吧?继续前行,原以为何医生是村医,应该家里是一栋平房,慢慢树林从眼前后移,叶片绰约之间,隐约围墙之内,一栋2层的水泥楼房出现在眼前。哇哦,传说中的麻风病院么?

       正在思索着进还是不进院子时,一阵摩托车的声音由远及近,索性停下脚步,等待着能带我离开村庄,回到文明的希望。


       一米七左右,50来岁,单瘦清矍,笑起来很温暖,穿着随意的T恤和军裤的骑手见到我也很意外。确认是何医生后,表达希望他能送我到山下的镇上,他面色显得有些为难,闲聊之中,他说刚从山下帮“村民”从镇上买了米回来,得知这里到山下只有12公里,(后来下山才知道,山路崎岖蜿蜒,路况非常不好,摩托车单程基本需要接近1小时,也就是说何医生今天走两个来回就需要3个多小时)挡不住我的求助,他还是调转车头,在路上找了块木板,平整了摩托车后座帮我把伞包捆扎在木板上。

0.jpg

       与之前问路的麻风病大哥道别以后,我们就开始颠簸的下山路。闲谈得知这里是汝城县大山深处的一个村落——麻风村,也叫乌泥洞(无人洞),这里海拔1200多米,四面环山,常年潮湿,远离河流、村庄、交通要道,与外界隔离。这里居住着一个特殊的群体,他们就是被人谈之色变的麻风病人。这里的村民来自周边三省多个县市区,从1954年开始建村收治病人以来至2017年底,汝城县皮肤病性病防治所(以下简称汝城县皮防所)共收治二十个县(市、区)的麻风病人数百人。最多的时候有200多个病人在我没来得及进去的2栋楼里治疗。


       麻风有可能是最古老的传染病,被病毒感染就像被恶魔附体,从此不能再与人接触。尚未找到治疗方案的几千年黑暗岁月里,隔离是最有效的手段。得了这种病的人手指和脚趾逐渐全都没了,满脸也会烂兮兮,千万不能去碰的麻风病人,只能像丧尸一样活着。说是歧视,其实更多的是人心的恐惧,甚至亲戚朋友也不敢正眼相看,只能成批的送往麻风村。

1ad5ad6eddc451da6e3db0b3dd08a76cd216329b.jpeg

       在70年前,中国刚建国,医疗资源短缺、水平简陋。为了防止病情扩散,全国建了600多座这样的麻风村,都是建立在这种偏僻的深山老林,就是为了与世隔绝。


       当时单一的氨苯砜疗法需要2-10年才能治好,缺医少药很多麻风病人得不到有效治疗,身患重病理应是最需要家人陪伴的时候,但他们身边只有孤独和疾病的双重折磨,所以在治疗初期,有不少患者选择自杀。直到1983年,当时北京热代医学研究所的研究员李恒英来到西双版纳麻风村,使用世卫组织的三联疗法,快速治愈了麻风病人并不再复发。截止2015年我国实现了基本消灭麻风。最近的5年汝城皮防所也只发现了一位早期患者,通过药物干预,快速予以了病情控制。



       麻风村现有住村病人、麻风畸残康复者及其子女十多人。绝大多数是无家可归或因社会歧视有家不能回,大部分丧散失了劳动能力甚至生活不能自理。他们每个人每月有700的低保,在食堂吃饭的还有200的伙食补贴。在这里有这样一位医护人员,他叫何新文,是汝城县皮防所病村管理科副主任,也是驻麻风村的唯一一名医护人员。他驻守村里26年,每天为病人嘘寒问暖、送医送药等,他把麻风病人当亲人,在平凡的工作中默默的履行着神圣的职责。2015年被汝城县人民政府授予“三等功”奖励;2017年被湖南省文明办评选为湖南“诚实守信”好人;2020年被湖南省预防医学会评为第五届“圣辉功德奖” ——麻风病防治奖。


       何文新医生以青春和坚守践行着希波克拉底誓言:我愿意在自己的判断限度内,尽最大努力遵守为患者谋取利益的道德原则,杜绝一切堕落和有害行为。我不会给别人服用有害的药物。我志愿以纯洁神圣的精神终身行医。无论走到哪里,无论要治疗的病人是男是女,是自由民还是奴婢,我都一视同仁,为他们寻求幸福是我唯一的目的。

1.jpg

       幸福不是绝对值,是相较差。越野飞行,真正的越野是降落以后。空中与地上的人或事,才是我们的呼吸与历史。感恩生活,祝福何文新医生和他的十几位曾经的患者平安、健康。